有关爱情名人名句_你的出现,就像一缕阳光

 涛声依旧,渔火如初,仿佛只有这奔腾不息的黄河水才能见证他们甜蜜的日子,仿佛只有这和着黄河水气的徐徐清风才能记住他们相恋相爱的艰辛。

即便期望关注你每一个生活的细节,却依然却无法走近你的生活。我该以怎样的笔墨去渲染内心的无助和呐喊,又该以怎样的冷静审视曾经的种种温情?

虽然没有轻舞飞扬那样的貌惊四坐,但她是个不折不扣的淑女,保留任何说脏话的权力。她的口才很好,能说会道。更为特别的是她眼角处的那一丝忧郁,枫觉得这才是他们投缘的关键。所有的一切构成了一个理由,一个很充分的理由,所以枫很喜欢云,他觉得自己要开始谈恋爱了。

然后就可想而知了,伟拉着云的手走了,徐风般走过枫的眼前。不同的是,枫痴情的目光换来了云的一个回牟,倒是没有一笑而是一脸的忧郁。

那是四月,春风吹拂的时候,桃花已经开了,粉红粉红的。就是在这样的时节里,枫和云不期而遇了。也许是因为在春天的美丽中开始,所以结局也如春天般美好,但其中的点点滴滴,却是那么地令人难忘,刻骨铭心

我有很多事情都不怕,也很少忧愁什么。但在爱到了死路时,我居然怕了,我又不情愿退后,又不敢向前。退后——我太喜欢你,我太留恋你。这一退,我是最舍不得的。

枫几次向伟打听有关云的情况,可伟都没有说出什么来,甚至连电话号码,QQ号都不透漏。更可恶的是,俊告诉了他,枫在家乡里有一个女朋友,这更是火上浇油,其实这不是真的,那只是枫很要好的一个死党而已。

云很特别,有如小龙女的清新脱俗,但没有她的冷若冰霜;有如香香公主的天真无邪,但没有她的刁蛮骄惯;有如黄蓉的聪慧伶俐,但没有她的狡黠任性;有如王语嫣的楚楚可人,但没有她的优柔寡断。

也许冥冥中早已注定,你就是我宿命中孤独的理由,是我前缘注定必然相遇的精灵。不然,芸芸众生,我为何偏偏遇到你,偏偏对你情有独钟?萍水相逢吗?不是!相知已久吗?可以这么说,也可以不这么说!

他本不相信一见钟情的,有时觉得不可思议自己为什么也做出这么蠢的事来。就象枫在网路上跟伟说的那样“我要去守侯我的校园邂逅!”所以,枫花了很多的时间,穿梭在学校里的教室,餐厅,图书馆,甚至连一向都不去的情人小径。

那一晚,他们聊了很多。从电影艺术到文学创作,天南海北,甚至于克林顿的诽闻和伊拉克的形势都没有放过,罗丹的罗漫史,丘吉尔传记,保尔的坚强和杨过的痴情,就是没有说到彼此的家庭和过去,都没有提。

也许我现在心里以一片灰白,但只要有一点亮堂,那也是在想你。我不敢把它说出来,也不敢疯狂。我深深的知道——你不会喜欢我。这是不可雄辩的事实。

 

也许那不是磨难,只有在彼此的碰撞中,在彼此的寻觅中,在彼此的关心企盼中,爱情才会升华,才会在不经意中滋长,才会在不知不觉中走向相互理解,相互信任。

雨悄悄的下,带来丝丝凉意,而我却有种自虐的快感,就像撕去伤口上刚刚结痂的疤,虽然疼痛,却能告诉自己“伤”正在慢慢地愈合。

云,沉默着,可忍不住的泪滴还是滑落在脸颊,不知是感触路上的艰辛还是感动于眼前的幸福。枫,喜欢云的长发,一边静静地抚弄着,一边轻吻云的额角,仿佛只有这两个动作才是表现他对云的爱的最好方式。

你的出现,就像一缕阳光,让原本单调的生活折射出绚丽的七彩,让饱尝寂寞的灵魂感受到真爱的光芒。真的感激你,让我的生命中有了可以追忆的永恒的亮色,虽然我依然无法走进你的生命,虽然这亮色是那么的短暂。

五一到了,邂逅仍是灰泡,何况云是本市公民,肯定要回家的。枫心里很茫然,这么漫长的五一怎么过啊。一脸的愁像,仿佛这世上再没有人比他更难过似的,室友们一个一个地回家了,最后只剩下他自己和武了。

有了对方的电话号码以后,他们方便了很多,但他们总是在有意无意地逃避那一双眼睛,那就是伟。其实,他们也弄不清为什么伟要反对,甚至总是破坏,但他们没有在意,仍然沉浸在自己的甜蜜中。

枫说,也许我应该感谢流星社,不然我就不会见到云,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令人难以忘怀的经历。按照枫的惯例,这第二次也只能是相遇而不是邂逅。枫不是个浪漫的人,而邂逅又是具备浪漫的条件的。仍然是在NO103室,可以说这次他们是相识了。

收拾好散落的思绪,感受细雨飘落的轨迹。苍茫中我坚信能走出这雨,走出整个雨季,但我知道,我永远走不出自己……

每每看到一对对的同学走在自己的眼前时,心里就直发晕,同时也更加坚定了对云的思念和爱。当然,有时看到女主角的背影很像云时,枫的心里有种莫名的冲动,加快步伐,超车,要知道究竟,并一再在心里告诉自己,“那一定不会是云!”

 这是个善变的季节,适合于恋爱,也适合于离别。雨水顺着脸颊慢慢滑落,冰冷着我麻木的灵魂。不需要伞,因为我内心的泪雨已然倾盆。凋零的花瓣在雨中悄然飘送着芬芳,一直以为自己就是那幸运的的几朵,可这幸运却在决绝中随风滑落。

慢慢地,他们不再拘谨;慢慢地,他们开始无话不谈;慢慢地,他们谈到了爱情和他们自己;慢慢地,他们开始了在情人小径上的约会;慢慢地,他们相拥相依海誓山盟------一切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迅速又是那么的顺其自然。

前进——我太喜欢你,可你终究是不喜欢我的。我往前会撞得头破血流。这一进,我是最犹豫的。在这一进一退上,我选择了停留。因为我怕退了就再也见不到你了

当我们再回首时,沉淀的可能不只是记忆,那些如风的往事,那些如歌的岁月,都在冥冥的思索中飘然而去。拥有的就该要珍惜;毕竟,错过了的,是再也找不回的。但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。

云就是这样第一次走进流星社的,枫说,也是第一次走进枫的视线中的。很平淡的第一次在悄无声息中结束了,云和枫甚至还没有来得及说上一句话,只是在偶尔的不经意中留下了几个不知是饱含什么的眼神和微笑。  

花瓣在这尘风中飘得晰晰落落的,偶尔一两片掉到了水里,随着它飘到很远很远。又是一个凄凄冷冷的夜,我看到的东西都让我感到愁绪。打开窗户,一阵风把我的思绪带入了深深的沉思。

相隔万里却觉得你就在我的身旁?一个个曾经电脑前与你温柔相伴的夜晚,一段段与你相隔千里却一起走过的路程,都在我的心海中镌刻上相思的印记,都将成为明日我心颤栗的理由。此刻,我还能说什么呢?所有的语言都已经显得苍白,所有的情感已经化作无形。

我多次拿着一枚硬币,放在手心,心里默默念着:是正面,我该喜欢你。是反面,我不该喜欢你。可能是连老天也知道我们没缘,每次几乎都是反面。而且事实也如此,你也一天天对我冷淡。直到不理会我。

既然没有未来,那么就让永远的祝福为这段情感划一个句号吧,只要你是快乐的,我将以平静而从容的声音说声珍重,然后慢慢地走开,直至远离。请将我的背影在你的记忆中抹去,永远不再想起!

排剧的进展倒是不小,可枫和云仍然没有任何进展。每次他们要走近的时候,每次他们要开始攀谈的时候,每次他们要相约而出的时候,伟都会适时地出现。而他们俩固有的矜持,没有深入了解的那种陌生,使所有的一切如气泡般终成泡影。

独自一个人,蹒跚在细雨中,漫无目的又有所期待,希望雨的清凉能舒缓我思绪的纷乱,希望这片刻的清醒能让躁动的灵魂得以安宁。  

初秋的雨丝,犹如别后情人的眼神,丝丝缕缕,于不经意间流露着淡淡的忧伤,在天地间连结成串串珠链,如雾如梦,清洗着令我熟悉又陌生的城市。

他俩相拥而行,默默无语,沿着黄河堤岸静静地走着。静静地走着,好象要倾听彼此的心跳彼此的呼吸。“来世,我不会再爱任何人;”枫看着云深情地说着,“因为,今生爱你,已将我所有轮回的情和痴耗尽!”

一直以为,不论任何时候,自己都能以微笑面对,不论任何风雨,都能保持着那份从容。可是,我错了,我不敢相信自己真的会为一个人如此动心,不能承认竟会为了一个人甘享夜的凄清。这一次我真的拿得起放不下,这一次我真的装不出哪怕是勉强的笑容。

象校园里的小草,一天一天滋长起来,越发变得绿了。枫设计着自己和云邂逅时的对白,一段一段的,深情而又有趣,可毕竟没有邂逅到,所以一切只是计划,计划而已。

也许不仅仅是爱得死去活来才能刻骨铭心。生活本来就是很平淡的,大多数人要固守人生的平凡。很喜欢冷情的爱情独白,也很喜欢下面的这句话,我将它写下,以飨读者:人生没有往返的车票,该轰轰烈烈就轰轰烈烈,该平平淡淡就平平淡淡;喝茶也好,饮酒也罢,品出真味就好。

盲目的邂逅了十几多天,毫无进展。其实,枫本不相信邂逅的,因为邂逅往往具备浪漫的条件,而浪漫通常又带些不真实性;所以,枫宁可相信眼前的不浪漫而真实的现实,而不去选择浪漫而不真实的邂逅。这次是被逼得走投无路,也是慌不择路,所以选择了邂逅。

我曾经爱过你,但我从没把爱你当作一件幸事。因为你不会爱我。这不过是我自做多情,我在痛苦中想把这段桎梏抛弃,我想忘记你。我能做到吗?不能!

第一次,枫说那不叫邂逅,是相遇。那是在教学楼NO103室,流星社的例行活动日。云,披着长发,穿着一件鲜红的T恤,上面有一个可爱的小猫咪的图案,平静的脸上显示着一如既往的平静。

当我习惯于你的温柔之后,才发现自己竟然变得如此脆弱,离别已成为压在心头的难以承受的重。你能在我平淡的神情里看到我的落寞,能在我常驻的笑容中读懂我的感伤么?当重新回复到孤独,我才知道,即便走进你的生活,却无法缩短你我间的距离

其实,他们最常去的地方不是情人小径,而是黄河大堤。在那里,他们可追逐嬉戏,也可以静坐倾听彼此的呼吸,可以默视黄河流水,也可以尽情地相拥相依。

枫尽情的欣赏着云的笑,淡淡的,很恬然,也许自己当时是先喜欢上云的笑的;枫尽力地读着云的眼神,水灵灵的,但掩饰不住眼角的丝丝忧郁,不过很真切,一如眼前的云。如果说枫当初是因为喜欢上云的微笑而喜欢云的,那么现在可以说枫是因为喜欢云而喜欢上云的微笑的。

我也很喜欢,也很感动,实不相瞒,当时看着看着,我都不能自已了,泪滴滑落在我的双颊。嘿,好笑吧,像我这样的大男孩还流泪

更可恶的是,另一个同学兼朋友俊也钻了出来,对云穷追不舍狂轰乱炸。伟虽然也阻止,但明显有些力不从心了。现在真是危机四伏了,枫这样想着,而且心中好象升腾起了一种对云的思念,且愈来愈真,愈来愈深。

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了,枫依然还是枫,依然孤独,依然忧郁,依然没有有关云的任何消息,依然要为上课而奔波,依然没有在校园里邂逅到云。唯一改变了的是对云的思念

我本孤独,只是环境造就了我常在的笑容,或是为了自我保护,或是为了能保持灵魂的那丝清醒。在我的印象中,生活就是一个个平淡日子的首尾相接,如一杯放凉了的白开水,轻淡无味,所以相信自己会在平淡中慢慢走向终点。

不知道是酒精还是别的什么,迷迷糊糊地,只感觉我们越靠越近,不知道是我在拥着她还是她抱着我,也可能都有吧。只感觉越来越困,越来越困,好像听她一直在我耳边说着什么,我想听清楚,却怎么也听不到,只是知道抱着她的感觉很舒服,喜欢上她了?

 

爱情也许正如那滔滔黄河水,在相互的碰撞,磨檫,追赶中,流向远方,最终都是同一归宿:在无边无际的大海中尽情地相拥相依,厮守终生。

“来世,我不会再爱任何人;”云仰头凝视着枫,声音有些呜咽地说着,“因为,今生爱你,已将我所有轮回的情和痴耗尽!” 枫,没有再说什么,唯有将她拥得更紧。他们沿着堤岸,走着,静静地走着,相拥相依------ 

相关推荐热榜